"

欢迎来到OPE体育滚球OPE体育滚球(yabovip6666.cn)全新升级娱乐网站。OPE体育滚球OPE体育滚球综合各种在线游戏于一站式的大型游戏平台,经营多年一直为大家提供安全稳定的游戏环境,OPE体育滚球OPE体育滚球致力于提供全球客户有价值的游戏,为用户提供优质服务。

<address id="ftjtd"></address>

<sub id="ftjtd"></sub>

<pre id="ftjtd"></pre>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address id="ftjtd"></address>

                <thead id="ftjtd"></thead>
                <address id="ftjtd"></address>
                "

                不是每一个陈念,都能遇见小北

                来源:电视学院 ?? 发布时间:2019-11-12 ?? 浏览量:35

                全文共2938字,阅读时间约为9分钟


                《少年的你》的播出,把我们再次圈进了校园暴力这个语境下。
                影片中,有人被打骂侮辱以至绝望到跳楼,有人被施暴者公开了家庭信息遭同学耻笑议论,有人被群殴,有人被拍暴露视频。
                这些暴力很能刺激观众的泪腺。它们直观、戏剧化、冲突性强,它们带来的伤疤通过受伤的身体就能看见,不管之后是否会愈合,都曾经血淋淋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施暴者KK

                比如KK。这个男生说,他自己就是施暴者。小学和初中,都是处在暴力端顶端的那个人。



                当被问起对别人施展暴力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他说,“初中为主?!?/p>

                “小学没啥好说的吧?!盞K说,“小学的暴力一般都是集体暴力。舆论领袖发表关于谁的话语,那个人就被孤立;小学谁丢了东西都会告老师,‘是XXX偷的’,于是就有人故意丢东西,或者把东西放在谁那,说是他偷的?!?/div>
                到了初中,事情发生了转变,成了“小团体对个人或者更小团体的霸凌“。
                那时候班上有个男孩子,一米八几,但是很爱哭,之前老师就把他骂哭过。KK他们很兴奋,几个男生比赛谁把他弄哭的次数最多,手段不限于打骂。再之后,爱哭的男生成了KK的同桌,KK对一起欺负他的人宣布:“以后只能我打他?!痹贙K的表述里,男生当时好感动,尽管那之后KK经常打他。
                “我觉得他对我是畏惧和渴望融入?!?/div>
                “现在还挺后悔的。上次找他借钱他没借我?!盞K说了个俏皮话?!安还氐秸飧鍪露?,现在真的挺后悔的,因为不经意间对别人造成的难以磨灭的伤害而后悔。当时你只要逞个大男子气概打个架,大家就都服你,要做的事情不过是简单地挥挥拳头,但别人的初中回忆就很黑暗了?!?/div>
                KK喜欢扮好人。每次欺负完别人之后,他都会道歉,一半是觉得被欺负的人太惨了,一半是害怕他们告诉老师。
                还有一次是在中考完之后,KK在班里道了歉。不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方式“挺傻的?!彼谌豪锓⒘艘桓龃蠛彀?,说“给那些我伤害过的人”。红包发出去,没人领,直到KK说,“好几百呢”,才慢慢被领完了。
                那些被他欺负过的人,有的和他高中一个学校,做了很好的朋友;有的,KK自己也觉得,可能不会忘记那段黑暗了。
                如果说KK是那种学校里的小混混、校霸,好像又不是。他被老师暴力过,特别怂老师,但是他学习很好,是老师眼里会被人欺负的特别乖的学生。
                回忆起初中的老师,他说:“班主任是个语文老师,会借数学老师的圆规插学生的屁股;而数学老师,会在班里调皮男生尿尿的时候,把对方一脚踹进尿池里?!?

                暴力行为不总是直接的。周边的环境可能正在无声地把一个生命吞噬,而除了受害者自己,谁也没看见发生了什么。因为那些呜咽,都被隐忍了。


                受害者A
                “一定是她干的?!?br />“她成绩最好,她就是不想让别人的分比她高?!?br />“她最有动机了,肯定是她?!?br />“想当第一想疯了吧?!?br />“平日成绩挺好的,没想到是这种人。呵?!?/div>

                班里有人的语文考试卷子上被人篡改了??雌匆粜醋值牡胤?,原来写着“不屈不挠”,被别有用心地改成了“木折木挠”。然后打了一个大大的叉号。所有人都说她干的,因为她成绩最好,总被老师叫去帮忙批卷子。



                那时候我才多大?十二、三岁?我成绩好,被老师叫去帮忙批卷子。在办公室,看见几个同学往老师手里塞钱,老师顺着接过来收下。于是那几个学生也来批卷子。我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把“不折不挠”改成“木折木饶”,我只知道不是我。没人听我说,没人相信我。连那几个给老师递红包的人也吵嚷着是我。

                老师把我的爸爸妈妈叫来了。我妈在那儿,我觉得她心里觉得不是我,但是始终保持着中立。我真的很想听见她说,“嗯,我相信不是你?!钡撬挥?。


                受害者B
                “哎!你去和他坐一起?!?br />“你怎么不去呀,我不想和他坐一起?!?/div>

                就在出游的大巴车上,当所有人上车坐好后,他孤零零地站在大巴车最前边。高中的男生们选择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而他总是遭到他们的排斥。今天他也选择一个人坐在大巴车尾部的角落。



                好像已经想不起来多少次,大概慢慢习惯了吧。从高中开始就无比害怕体育课,因为没有人会想和我一组,身边最好的朋友都是女生。但是我不能把我最真实的想法告诉她们,向她们倾诉我的遭遇。最难过的就是亲耳听到其他人在谈论我,觉得我太娘了,是个怪物。

                是啊,就像《绿皮书》里那段台词“我不够黑,不够白,不够男人?!钡窍不赌猩俏业难≡衤??是我无法控制的啊。如果仅仅是这样就要一辈子受尽冷眼,那这个世界也太不公平了。真的好想有一天能够告诉妈妈真实的我自己,多希望她能理解我。

                我也说服过自己,就假装成普通人,不要那个真实的自己,可是我不能。对于坚持自我的选择,我有过自卑,有过愤怒。从高中开始,到现在的大学生活,我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异样,我也想得到接纳??!


                受害者C
                那是四五年级发生的事了,她已经转学到班上一年了,本以为和同学们相处得不错,没曾想......
                因为作业本不小心弄丢却又不敢告诉老师,被惩罚去操场补完作业。同样被罚的还有班上出了名的混混学生,两人不过交谈几句,就被打扫卫生的同学看到了,一时间,班上什么闲话都传开了。
                那次妈妈给她买了身新衣服,她开开心心地穿去学校,却听见同学们议论的语句——
                “打扮得这么好看是给谁看呢?”
                “为了勾引谁呢?”
                后来她努力想和班上的同学搞好关系,想和他们成为朋友。于是邀请一些平时觉得还不错的同学到家里来玩儿,表达自己的善意。没想到聚会过后,却传出更离谱的谣言——

                “那谁把我们叫到她家去,
                不就是为了炫耀自己家有钱吗?”



                我把自己受人议论的烦恼告诉给某个和我上下学一起回家的女同学,她说帮我“刺探敌情”,可是后来却被我撞见在楼梯转角和那些人一起讲我的小话。这是在熟人非议后又遭受到信任的朋友的背叛。

                后来爸妈找到了老师,老师当众批评了某个带头的男孩,然而结果可想而知......他们反而变本加厉了。我那时候买笔都是以盒为单位计算的,以备哪天他们突然又“消失”。
                现在回想起当年的事情,开始觉得当年那群爱在背后议论人、说闲话的同学更像是被狗血电视剧台词坑害了的幼稚模仿者而已。

                而对我六年级的一种变相的刺激,就是每天计算着还有多少天自己就可以远离他们。于是我拼命学习,最终在小升初时成为班里仅有的三个考上私立初中的人。庆幸在初高中都遇到了一些非常好的朋友,我才能长成现在这样心大无比又开朗的人。


                受害者D
                她初中刚入学的时候,某个幼稚的男生寝室在班上大肆宣扬着他们夜聊评选出的班花们,她莫名成为暂时的焦点,却又好像抢了谁的风头,侵犯了谁的利益。
                初中的计算机房使用的是全文件共享的系统。那一天,系统上突然出现一个名为“xx班三大恐龙”的幻灯片文件。她点开,第一张幻灯片上自己的名字赫然出现。新生运动会上被人偷拍下的、变形的照片,甚至还有从集体照的一角被人截下的扭曲着表情的图片,配上犀利而讽刺的文字——
                别再自作多情了,你其实就是一只恐龙。

                那么直白地被人放大到幻灯片上,呈现在自己眼前。一时间,机房的每一台电脑几乎都在播放在同一画面,她的耳边也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议论与嘲笑。



                每周日下午,在送我去学校前,妈妈都会整理出我下周可以穿的所有衣服,还会搭配着教我怎样穿更好看。我应该是爸爸妈妈家里的小公主吧,我想。

                我更加不愿意去学校了。我已经忘记那节计算机课是怎样度过的......我只记得,从那天起他们开始肆无忌惮地做恶作剧,从课间到课上,破坏我的文具,踩踏我的桌凳,抢走我的书本,让我在课堂当众出糗。这些仿佛都成为了他们快乐的源泉,他们愈发张扬。
                我爆发过一次,抢回了政治书,然后终于控制不住地哭起来。后来班主任来了,身边传来老师的询问和同学的关心,我突然听到其中有人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那句话瞬间在我脑中炸开。我的初中生活才开始两个月呀,我只是希望开启心中最期待的初中生活,像家人鼓励的那样和同学友好相处,我又做错了什么呢?

                校园霸凌不止在于肉体上的欺凌,那些言语、排挤和偏见同样在我们精神上撕开了一条条血淋淋的口子,它们同样淌着血。那些无形的伤口在控诉,空洞的双眸在求救。他们在期待着欺凌者的醒悟,他们在等待着霸凌者的道歉。
                不是每一个欺凌的故事里,
                都会出现一个刘北山。
                不是每一个被伤害的人,
                都能够在而后的漫长时光里自我疗愈。
                还有很多的声音沉默着,
                沉默的每一秒,都是在默许伤害的继续······

                OPE体育滚球OPE体育滚球<address id="ftjtd"></address>

                <sub id="ftjtd"></sub>

                <pre id="ftjtd"></pre>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address id="ftjtd"></address>

                              <thead id="ftjtd"></thead>
                              <address id="ftjtd"></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