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来到OPE体育滚球OPE体育滚球(yabovip6666.cn)全新升级娱乐网站。OPE体育滚球OPE体育滚球综合各种在线游戏于一站式的大型游戏平台,经营多年一直为大家提供安全稳定的游戏环境,OPE体育滚球OPE体育滚球致力于提供全球客户有价值的游戏,为用户提供优质服务。

<address id="ftjtd"></address>

<sub id="ftjtd"></sub>

<pre id="ftjtd"></pre>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address id="ftjtd"></address>

                <thead id="ftjtd"></thead>
                <address id="ftjtd"></address>
                "

                教室“潜规则”

                来源:电视学院 ?? 发布时间:2019-10-27 ?? 浏览量:28

                全文共6355字
                阅读时间约等于吃完一个热腾腾的煎饼果子的时间


                开篇

                《我的名字叫新一》


                早上的48教略显冷清,坐电梯不用排队,楼梯间连脚步声都没有。不过这没什么新奇的,对每个早八课都提前半小时到教室的我来说,这不过是机械性地作业罢了。毕竟不是人人都像我一样永远带着准备出发,守时又认真。
                那些早课连床都起不来的同学大概是永远都追不上我了吧——只要这门课拿到97分,我今年的GPA就能到3.87了——站定在802教室前的我不禁得意地想。我转动教室门的把手往身侧拉动,伴着“嘎吱”一声,冷空气急急忙忙地从刚打开一点的门缝挤出来,将我全身洗礼了一遍。
                我抖了下身子,不自觉地抓紧了双肩背包的背带。
                背包压得我背部有些佝偻,包里电脑、iPad、笔记本课本都是罪魁祸首??墒俏嘶竦媚潜式凶觥爸丁钡牟聘?,我自然是心甘情愿背着这些枷锁。
                我迈进教室,在空荡的教室里肆意地坐在了第三排最中间。在选择座位上我有自己的一套“必胜法则”:太前记笔记抬头脖子疼,太后听不清看不见。第三排的center就刚刚好。

                落座,我从包里掏出课本,严丝合缝地对齐在桌子左上角;又掏出笔记本,郑重的打开在桌面正中心。我抬眼看了看时间,红色的荧光屏显示着“7:30”。



                今天卡的时间也很准,隔壁教室的国新同学也来的很整齐:此起彼伏的“啊”和不知道是什么的英文声简直像把明德湖搬到了楼上。我推了推陪了我三年的黑框眼镜,塞上耳机,屏蔽掉所有声音。

                至于这节课将会怎样进行,我也确实没想那么多。


                《我的名字叫阿笠》


                “咳咳”,咳嗽声引起了我胸腔的剧烈颤动,耳朵一下子也有点鸣。状态不好,心情也有点差。待会儿早八有一堂课,不出什么差错就最好了。

                都说北京没有秋天,骤降的气温总是让人措手不及。这人上了岁数身体差,感冒也是不请自来。站在48教楼下,我摸了摸自己稀少头发下冰凉的脑袋,有些后悔没带着上个冬天女儿送的毛线帽出门。



                7:45,我坐在了教室讲台前,按部就班地连接设备准备PPT。我在中传教课这么多年,一开始这电子设备是个新鲜玩意,当时真是愁人,但现在不也是得心应手了。我总跟我班上的学生说,物理这玩意也是这样,谁刚见都烦,见多了也就自然习惯了。

                还有10分钟就上课了,我顺手拿起面前的保温杯想暖暖身子。我轻抿了两口,尽量让早上刚泡的枸杞还留在杯子里。杯口冒着的白雾熏到我的眼镜上略微有些遮挡视线。我将头微微低下,从眼镜上方投出目光扫视整个教室。教室上座率不高,三三两两地分布在了教室的各个角落,以教室后部为中心点,向四方发散。但我已经习惯了。低头看眼讲义,却发现了第三排中间那个黑框眼镜的男生,看着书很是专注的样子。

                我对他有印象,好像是叫新一,每次下课都找我来问下下学期才会学到的问题。他上学期这门课好像考了98分,五年来的最高分。



                《我的名字叫元太》


                7:55,本应是早上最闲的时候:有早课的人十分钟前基本走光了,没早课的人也不会这个点起床。
                但出乎意料,今天我倒是被缠住了。就当我以为做完了今天“早高峰”最后一个煎饼果子时,却好巧又碰到个红发姑娘。我老家那边都说红发姑娘热情似火,干事情也风风火火雷厉风行,可这姑娘倒是与众不同——还五分钟就要上早课了,她却还不紧不慢刷着手机,不时和我搭两句话,虽然话题是“不要洋葱和香菜”。

                “上课不迟到么?需要我快点给你做么?”这样的话我很想问出口,但终究没有。毕竟不是我家姑娘,我也管不了那么宽。她就静静地刷着手机,等我给她做她的那份煎饼果子。但是担心归担心,她给我今天添的这笔业绩我还是由衷地感谢她?;蛐?,她可能是早八的图书馆王者吧。



                《我的名字叫拉拉》


                “拉拉你再不起床上课要迟到了!我们可走了不等你了!”
                “嗯…你们走吧…我再睡会儿?!蔽曳烁錾矸笱艿赜土司?,希望这烦躁的声源赶紧离开。
                “叮铃铃,叮铃铃”这隐约是闹铃响的第三遍了,掐掉闹铃我往被子里缩了缩,找到个合适的姿势就又陷入香甜的睡眠。
                一觉睡到自然醒。我伸个懒腰,把手机屏幕按亮,时间显示已经是7:45了。
                不过倒也不用着急。
                我慢悠悠地爬下床,眼睛还有些睁不大开。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一片黄色,随手抓起这件黄色的绒衣套上,我想今天得配合服装画一个美美的秋冬妆容。
                出发前我又仔细看了看自己,红发黄衣、亮片眼影,因为熬夜刷剧带来的黑眼圈也被粉底牢牢地盖住了。很好,今天的我也是广院万人迷。
                最近被种草了一款民间美食——煎饼果子。俗话说“煎饼果子来一套,所有烦恼都甩掉”。吃饱了才有力气上课,迟到这种烦恼?甩掉甩掉!等着煎饼果子,刷刷微博,今天热搜又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
                “啊等下大爷!洋葱和香菜我都不要!”
                8:10,我站在了教室后门前,左右转了转门把竟然都转不动,果然是精明的老师,竟然锁门。

                无奈我只好灰溜溜地从前门进教室,老师讲课的声音一顿,明显是有点无措,我讪讪地吐吐舌头尴尬的笑笑——“老师好,老师您辛苦了?!薄槐叩阃肥疽?,一边抱紧胸前的煎饼果子,飞速冲向后排的座位。



                《我的名字叫迪西》


                今天也是普通的一天,普通的早八,普通的困。我坐在普通的第五排普通地刷着着淘宝想普通地花点钱。
                是的,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结合了世界上所有普通点的最普通的人。做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好的,生活中规中矩、波澜不惊,但是置身事外,一切尽收眼底。
                今天早课来的人不多,教室也就填满了一半左右。上课铃响了,我才暂时停下往购物车里添货的重要任务。抬头看看老师的反应,他整了整自己西装的衣襟,抬了抬眼镜,倒是丝毫没有点名的想法。我不禁有些后悔:这还不如在宿舍里补觉!
                上课才不到十分钟,瞌睡虫就又找上我了,我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大哈欠,手指继续划着手机屏幕上的淘宝。
                红色的数字在教室时间显示屏上切换着,当末尾数从“09”变为“10”,“咣当”的推门声也仿佛卡着点一样,相应而来。
                我真实地受到了惊吓,手盲脚乱的想把手机藏起来,谁想手机却在手里玩起了跳跃游戏,像条活泼的鲤鱼想跨龙门,一个没被拿住便从我手中掉到桌上摊开的书里,就这么跳进了知识的海洋。算了,虽然尴尬了点,藏手机这个目的也算实现了。

                但我有点恼火。这明目张胆迟到还从前门走的人是谁???



                《我的名字叫丁丁》


                我,丁丁,人称村口(划掉)校园一朵花??赡苌媳沧尤肥凳浅ぴ谔沂魃?,所以这辈子桃花运是从小到大就没断过。
                我和我现在这个男盆友在一起刚满一个月,正值热恋期,他每天粘我粘的要命,恨不得当我一个大号人形挂件。这次不过和他选了同一门课,他就天天拉着我坐在教室侧后方,我还能猜不到他那点小心思?
                不过实话说我挺享受这点小温存的。
                校园恋情就是会让人心动不已,在桌子下偷偷牵个小手,咬咬耳朵啥的都能滋养出粉红色的泡泡。
                正当我俩这儿卿卿我我商量着下课去哪个食堂约会的时候,开门的声响在格外安静的教室一下子被扩大了几倍。这声音传到我这儿还以为是晴天打雷旱地拔葱,我心里被吓得一颤,赶紧把手从男朋友的手里抽了出来,不自然的摆在腿上,五指敲着腿,做出一副“我什么也不知道”的表情。当然我那可怜的被甩开了手的男盆友此时正满脸黑线地看着我。

                的确的确,尴尬确实是稍微有些尴尬的。不过,迟到的这姐妹是不是拎了个煎饼进来?还挺香,一会下课就去吃这个吧。



                《我的名字叫步美》


                从卫生间拿起抹布、提着沉甸甸的装满水的水桶,我开始往8层楼道深处走去。
                我每天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打扫48教。一般我都在上课铃响后开始工作,每天见证着这个楼从人潮涌动到万籁俱静,偶尔从门玻璃往教室里张望还能看到孩子们学习的模样。有点可惜在自己那个年代没钱上学,不然自己也是个文化人,不用干这些粗活体力活。我要是成了大学生,怎么也得是班里最爱学习的那个。
                刚走没两步,我就被一个黄色的影子晃得乱了神,水差点就从水桶里溅出来。要真是发生这种事,今天打扫又得多花上一刻钟。我站稳定神儿,在802门前捕捉到了这个黄色的身影?;迫奕薜囊路谀嵌蠡斡一?,活生生就像个小鸡仔。我隐约瞅见她手里还拎个煎饼果子,原来是觅食儿才刚来。这姑娘迟到了啊,还在门口晃啥不赶紧进去?
                打扫一层楼也不是什么轻松事,大约要用上个三四十分钟??戳搜郾?,8:35,最后就剩下点善后工作了。等我在垃圾桶前准备收拾垃圾,这小鸡仔又急匆匆从教室后门跑出来了?!鞍⒁倘梦胰酉?!”说着,一个透明塑料袋就飘进了垃圾桶。



                高潮

                《我的名字叫新一》


                我其实不太喜欢这门课。倒不是因为老师讲的麦克斯韦方程组我在高中就学过了,也不是因为48教着实有些冷,而是他讲课说话和PPT翻页居然同时进行。
                拜托,我高考物理是考了满分,但从来也没人让我同时记两份笔记吧?也难怪老师不知道他这样讲课同学们是记不全笔记的,毕竟这个班有三分之一的人只会抄PPT,有三分之一的人压根不记笔记,还有三分之一,当然了,看看教室就知道了——都逃了。
                “质量不可忽略的带电小球穿过电场……”
                我的天,这么简单的题你就别读题了。我看着笔记上早就抄好的题目,正要条件反射似的写下一个潇洒的“解”——
                小学老师就说过这件事,题可以不会做,“设列解答”必须写的漂亮。更何况,我已经好多年没遇到不会的题了?!敖狻弊值木枋亲詈笠槐适?,只有往下延伸两行的距离才够味道。短了立不住,长了浪费纸,不偏不倚地压在行线上才是唯一的正解。
                我故作面无表情,手腕却暗暗使劲,我的每本笔记本都是艺术品,每一个字都是书法的标准。真的不是我强迫症,我只是追求完美罢了。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这一声游戏配音不偏不倚地突然撞击我的耳膜,精美的单线本页陡然地被划漏了延伸两行长度的破道。

                一时间我有些呆住了,回过神旋即便把那只用了两年的派克钢笔拍在了本子上。我这人平时修养好,我XXXXXX!



                《我的名字叫迪西》


                我再清楚不过那声“王者荣耀”是哪传来的了。就在二十五分钟前,课间,我哥们,军训的舍友小波,邀请我来一局紧张刺激的王者荣耀。
                实话实说,我平时真不怎么喜欢玩游戏,但在刷了一节课淘宝之后我实在有点无聊。人类真应该发明一个人工比价帮手,然后雇我当顾问。
                话说回来,瑶这个英雄是真的水,除了画的好看点简直就是我方全场四打五的节奏??赡闼翟趺醋?,小波,一米八六、一百一十二公斤、军训教官见了都不敢惹的主,居然喜欢玩这个混子型辅助,玩的时候还非要戴耳机,说喜欢听那句云梦泽不分东和西,号称空灵得让他想谈恋爱。哥们差不多得了,我早饭还没消化呢。
                这回好了吧,摘了耳机接着玩忘了关声了吧!我从淘宝隔壁的京东里抽出头来,偷偷看了看老师,倒也看不出什么表情。当然了,这种事故也不是第一次了,上上节课那个“快找个地方随便坐”和刚开学那个“要不起”今天倒是没来,要不然带我一个,咱们也能凑桌“吃碰杠”了。
                我其实还有件事不太明白。坐我前座的这哥们没事摔笔干什么?要我说,要么是瞎赶速度题做错了,要么就是抄题的时候把“欢迎来到王者荣耀”抄上了。

                小波,反正哥们是救不了你了,你自求多福吧。



                《我的名字叫阿笠》


                我只能承认我的确是老了。
                那个什么荣耀怎么就欢迎了,之前的是什么游戏为啥还要坐下来玩……那个打斗地主的倒是合我口味,就是这么长时间我也没见你抬过头,更不知道你叫啥。
                同学,你真不用藏着掖着,我自认为在这方面我还是很宽松的。物理这个东西本来就是这样,你要喜欢听,那就跟第三排中间的黑眼镜似的,每天来的比我还早;你要是不喜欢物理,我还非让你盯着我这秃顶老头看,那可能也挺恶心人的。
                我稍微停顿了两秒——刚刚的思路多少是被打断了。我拿起讲台上泡着枸杞的保温杯抿了两口——下意识地吐出两颗枸杞——顺便看了看教室。
                不出意料,还在听课的人两只手差不多够数了。多数人要么趴着睡了,要么低头在看手机。我其实真挺发愁的,这物理课结课肯定得考试,我要考试你们又都不会。关键是我还不能让你们全挂了,那题就得出得够简单??商饧虻チ搜У煤玫耐в指盟滴疑峡紊兑膊唤擦?。你看看,内黑眼镜一脸不高兴地窝在那呢,指不定我哪道题又出简单了。

                我把保温杯盖上盖子放回讲台上,叹了口气,还是继续讲课吧。



                《我的名字叫小波》


                对不起阿笠老师,我衷心地忏悔,下次上课打游戏我一定带耳机。
                其实话说回来,我耳机在下课时候还是插在手机上的。全赖迪西内小子,把课间那局游戏带输了不说,还非说要借我耳机听个微信语音,号称见不得人。也不知道内小子是不是最近命里犯了桃花了。
                罢了罢了,我也是多余喊他打游戏。我抬头看看老师,那个秃顶的中年男人正拿着他那个磕掉了漆的保温杯喝水,热气熏得他的眼镜片都起了层白雾。他环视了一圈教室,我实在是不太敢跟他对视了,虽然我这人也不怎么要脸,毕竟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嘛,但我还是有点愧疚的,上学期我就报了这门课而且没怎么听课,这个秃头老师居然还给我过了。
                不玩了,我把手机唤出手机缓存,清除后台应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为了这学期这门课不挂科,我这节课就来表演一个什么叫学习!

                我揉了揉鼻子,把手机插上充电宝,又从书包里拎出电脑,打开屏幕,我记得去年下过一个onenote来着。



                《我的名字叫丁丁》


                我真是乐的不行了。
                男朋友正端着奶茶把吸管递到我嘴边,那声“欢迎来到王者荣耀”就在我前两排响了起来。
                我刚吸了一吸管的奶茶连带六颗珍珠差点全喷在我男朋友衣领里。我为了憋笑在男朋友胸口猛捶了几拳,砸的他捂胸乱叫——可我真的是憋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倒是我男朋友来了劲,小声嘀咕着后悔没带充电宝,要么就找前排开黑了。
                只见那哥们耸着个肩膀缩着个脖子好像做贼一样把手机塞到了桌斗里,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电脑,盯着屏幕又是一顿乱找。
                我起了好奇心,往前排努力的瞟,谁想到前排电脑上晃晃几个大字“PLANTS vs. ZOMBIES”。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经捂着肚子趴在桌子上了,眼泪都笑出来几滴,这哥们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蚂蚁花呗吗?



                《我的名字叫拉拉》


                课后他们都说上课时候有人玩王者荣耀还出声来着。我是真不知道这事。
                我这人有个毛病,起床就饿想吃东西,吃了就困又想睡觉。这不,第二节课才刚上,我那个没加洋葱和香菜的煎饼就开始催眠了。
                那能怎么办啊,我第一节课也没听,谁知道这老师跟上面讲啥呢,费半天劲抄笔记回去还看不懂倒不如直接回去自学来的踏实。

                哎哟哎哟,我这左胳膊还真有点麻了。下节课再睡觉我得换个姿势。



                《我的名字叫步美》


                我虽然只是个保洁,但我也知道上课睡觉应该是听不太见老师讲课也记不了笔记这事。虽然老有报道说什么什么神童上课不听课考上名校,但我实在不太信。

                就拿我自己说吧,每天工作完回去我都沾枕头就着,宿舍的人有个啥动静我都听不见。好比那天,她们说半夜隔壁宿舍屋俩人吵架,还摔东西来着,去了四个人才把俩人拉开,我愣是一点动静都没听见——这黄毛衣红头发的姑娘我看也和我差不多。



                尾声

                《我的名字叫阿笠》


                “叮铃铃,叮铃铃”。
                没错,就像你想的那样,这一堂对我们来说都是折磨的课终于结束了。我长呼一口气,摊在椅子上开始回想这一堂课的内容,脑海里除了一个个毛茸茸低下的头顶和一只只在手机上飞快滑动的手什么也没留下,当然发生的那些插曲我们就让他随风而去吧。
                这群毛孩子收拾东西离开教室的动作倒是够干练,拎包就跑,在我面前刮起了一阵阵旋风。

                但我大概是不可能这么快走了。那个叫新一的孩子果然又来找我问问题了。



                《我的名字叫迪西》


                我现在由衷地想抒发下我心里积攒已久的感情:可终于下课了!  
                我一边收东西,一边环顾四周。教室里走的不剩几个人了,阿笠老师还在讲台前呆坐着。这年龄大了上两节也确实是挺累的,我咂咂嘴摇头感叹道。
                前排新一的书还整整齐齐摆在桌子上,他抱着本子,马上就要从穿梭的人流里挤到讲台前找老师提问了;丁丁和她男朋友互相给对方披上外衣,手拉手走出教室;拉拉这才醒,睡眼惺忪伸了个懒腰,皱着眉揉了揉左胳膊;小波结束了一局游戏,恋恋不舍地合上电脑,和哥们发着微信语音大声炫耀游戏战绩。
                我耸耸肩,当然这些都与我无瓜。只是想想课上自己淘宝又花了200块钱,我后悔莫及。应该忍到双十一的。我的内心充满了负罪感,不是对不听课,而是对这不再属于我的200块钱。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OPE体育滚球OPE体育滚球<address id="ftjtd"></address>

                <sub id="ftjtd"></sub>

                <pre id="ftjtd"></pre>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sub id="ftjtd"></sub>

                            <sub id="ftjtd"></sub>

                              <address id="ftjtd"></address>

                              <thead id="ftjtd"></thead>
                              <address id="ftjtd"></address>